水浒后传此人最强?武功堪比林冲,法术赢公孙胜,设计

文:都头郓哥(作者原创授权)

都头曰:此回是陈氏父女出逃东京前的最后一回,作者通过设计一系列跌宕放诞起伏的剧情,让陈氏父女的出逃过程并不顺利,让读者不自发地为主角捏了一把冷汗,可能说作者成功吸引了读者的眼球。文后范金门的回末总评对此回创作所用的文法总结的十分杰出,信赖对大家在写作中也是有所裨益的,不妨录下该段供大家参考:【范金门曰:“作文须知衬法。而衬法不一,有反衬、正衬、旁衬、横衬、远衬、近衬、闲中衬、忙中衬,衬法虽不止乎此,亦可由此而见端。如此书以高俅之愚,衬陈希真之智;以众门客之愚,衬孙静之智,此反衬也。以孙高之智,衬孙静之智;又以孙静之智,衬陈希真之智;陈丽卿道三十六计走为上计,陈希真果是此计,此正衬也。以孙静之讥议陈希真,作陈希真赞叹语;以邻舍之私议陈希真,写陈希真秘密计;以假山、石洞衬出箭园,以刀枪架衬出梨花枪;以厅上无数陈设衬出箭园、亭子,此皆从旁烘托也。孙静因陈希真喝破魏景、王耀,愈决其必行;高俅因陈希真喝破孙静不再言,一发托大,此皆横空衬入也。孙静日后与吴用斗智,今先写与陈希真斗智;陈希真此日在此宅内接待高衙内之光景,活是日后在此宅内招待祝永清之光景,两番翁婿,一真一伪,相映成趣,此远衬法也。有太尉今日之第二次接衙内,先有前日头一次来接以衬之;有王、魏二人之接衙内,先有一张虞侯以衬之;有衙内之娘子临产,先有陈希真捏造仓头妻子病重一语以衬之,此近衬法也。锡匠木匠裁缝赶做嫁妆,陈希真又说良多嘱咐哀怜女儿的话;王魏二人即当年赚林冲之承局,是皆闲中之衬也。宝剑起,人头落,偏要夹写宝剑妙处,两人结果;陈丽卿首次杀人,又于促急行,偏要写更鼓明炮灯光雾气无数渲染,是皆忙中之衬也。似此者不一而足,吾亦不能历历指出也。”】

前文,笔者与大家品读了《荡寇志》(《水浒传》续书,清代余万春著)第七十三回,陈氏父女的出逃盘算被高俅身边的谋事孙静识破,局面危急。今天咱们连续品读《荡寇志》第七十四回“希真智斗孙推官,丽卿痛打高衙内”,看看陈希真父女如何应答这一变故。

情节简介:孙静兄弟经过商量后,去见高俅父子。孙静说破了陈希真“唱筹量沙”的计谋,并为高俅出谋划策。高俅一面派曾经赚林冲到白虎节堂的魏景、王耀二人去监督陈希真,一面准备假造陈希真勾结梁山的证据以备一直之需。当天高衙内到陈希真家,见到了陈丽卿的梨花古定枪,因为陈丽卿没跟他有什么交流,所以无聊回去了。自那天当前,陈希真发现在辟邪巷经常能看到魏景、王耀二人,遂心生疑惑,便去茶馆中打听,推断出二人是高太尉府派来监视本人的。陈希真由于法术已成,遂决定将计就计,与女儿切磋后日出逃,并唤来高衙内,假装因为看破魏、王二人而负气,高衙内大吃一惊,回去告知高俅。高俅很活气,将魏、王二人叱责了一番,猜忌孙静想多了,便让薛宝陪高衙内到陈家“赔罪”。孙静获悉高俅不继续采取自己的计策,也生气不管此事,等着看笑话。陈希真化解危机后,越日将佣人全都打发走,自己跟女儿收拾货色。当天高衙内等五人又来陈家,陈希真把蒙汗药放入酒中将众人麻翻,陈丽卿将高衙内耳朵鼻子割掉,父女二人将五人绑了起来。当晚因高衙内娘子临产,高太尉差人来寻高衙内,被陈希真巧言掩饰打发回去了。次日黎明,高衙内等才醒。陈希真施法逼起一天大雾,与女儿整理好正准备出发,不想这时又有人来打门。